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当前位置: 贺州民心网 > 教育 > 正文

红岩好词好句好段

2019-06-09 来 源:网络整理 点击: 移动版

  1、台灯光倾注在办公桌上,一个身材粗大,脸色黝黑的?#24515;?#20154;,络腮胡刮得干干净净,眉浓眼大,肥肥的下巴,毫无表情地坐在转椅上。握着毛笔的手,正在公文上挥动。他,就是掌握整座毒网的一切行动大权的核心人物,黄呢军便服领口上,嵌着的一颗金色梅花,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。

  2、外面,正是一阵和往常一样的喧哗与吼叫,这些声音引导着他,使他移动步子走进一间审讯室。审讯室里烟雾?#33080;粒掌?#21313;分污浊,他瞥见老虎凳上,捆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人,旁边一盆火,几个人正把冒着烟的烙铁,伸向被审者的胸脯。徐鹏飞不管这些,独自走到窗前,用力拉开窗?#20445;?#25512;开紧闭的一扇窗户,他需要摆脱烦恼,呼吸一口新鲜?#25484;4巴猓?#33945;?#19978;?#38632;一阵阵飘到他的脸上,阵阵寒意勉强帮助着他平息心潮的起伏。

  3、看着看着,成岗眼前象闪过了一道亮光,突然感到异常的清新和愉快!老李过去作过什么工作,除了老李刚才讲的,他一点不知道,但他确信,他大哥?#31508;?#20174;川东特委带回家的这份文件,不是别人,正是李敬原亲手刻写的!

  4、店?#31508;?#20010;圆圆脸的小伙子,十八九岁,矮笃笃的,长得很结实。他是从修配厂调出来的陈?#38378;幀?#31163;厂以后,便?#25381;?#22238;去过,谁也不知道他当了店员。初干这样的工作,他不习惯;脱离了厂里火热的斗争,更感到分外寂寞。他很关心炮厂的情况,?#20174;?#26080;法打听,也不能随便去打听。偏偏这书店还只是一处备用的联络站,老许一次也?#25381;?#26469;过,所以他心里总感到自己给党作的工作太少。

  5、两个穿白色服装的水上警察,从过道上走了过去,后面跟着几个背枪的士兵,刺刀闪着寒光。检查正在统舱里进行,只听见刺刀撬破木箱、戳穿罐头的响声,夹杂着孩子的尖声号哭。

  6、穿过这乱哄哄的街头,他一再让过喷着黑烟尾巴的公共汽车。这种破旧的柴油车,轧轧地颠簸着,发出刺耳的噪音,加上?#20979;?#32654;国剩余物资的小贩和地摊上的?#26032;?#22768;,仓?#21482;?#30343;的人力车案的喊叫声和满?#20013;?#20154;的喧嚣声,使节日的街头,变?#38378;?#19978;下翻滚的一锅粥。

  7、成岗和他伶俐活泼的妹妹不同,宽肩,方脸,丰满开阔的前额下,长着一双正直的眼睛。他是中等身材,穿一件黄皮茄克,蓝哔叽灯笼裤套在黑亮的半统皮靴里。领口围着紫红色围巾,衬托出脸上经常流露的深思的神情。

  8、又向前走了一段路,,看得稍微清楚了。高高的城楼上,挂着几个木笼子。啊,这不是悬?#36164;?#20247;吗?江姐一惊,紧走了几步,仔经一看,木笼子里,果然盛着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!

  9、江姐回头?#35789;保?#19968;长?#20889;?#30528;破烂军衣的壮丁,像幽灵一样,?#28216;?#28023;里显现了,一个个缩着肩头,双手笼在袖口里,周身索索地发抖?#30343;?#21066;的脸颊上,颧骨突出,茫然地毫无表情,一双双阴暗的眼睛,深陷在绝望的眼眶里……到了江边,力夫把行李放下,江姐付了钱,站在来往的旅客间,?#21364;?#30528;。江风迎面吹来,掀动衣角,?#31508;?#30340;雾海包围着她,她扣上了那时新的细绒大衣的扣子,又把双手插进大衣口袋。

  10、他沉着地转过几条街,确信身后?#25381;?#30447;梢的“尾巴?#20445;?#20415;向大川银行5号宿舍径直走去。这里是邻近市中心的住宅区,路边栽满树木,十?#38047;木玻?#26032;年里街道上也很少行人。他伸手?#31383;吹?#38083;,等了不?#33579;?#40657;漆大门缓缓地开了。一个穿藏青色哔叽西服的?#24515;?#20154;,披了件大衣出现在门口。见了余新江,微微点头,让进去。关门以前,又习惯地望了望街头的动静。

  11、成岗来到修配厂。厂里?#25381;?#20960;座冷落破烂的车间,到处野草丛生。几百工人,挤在破旧不堪的捆绑工棚里,拖儿带女,无处?#25159;ァ?#20182;?#23884;?#26159;抗战期间和工厂一?#26469;?#22806;省迁移来的,停工以来,一文钱的工?#23460;裁挥?#21457;。这个烂摊子现在丢给了成岗,要他“管理”的,就是?#20999;?#30772;铜烂铁和几百个打发不走的失业工人。

  12、几个钟头里,陈?#38378;?#20174;一些零散听到的对话中,大体上可以做出判断:前些时在重庆大学训导处前面亲眼见到的那场丑戏,引起了学生的愤怒。可能要罢课了,沙磁区其他学校也在酝酿响应支援。这情况使他觉得高兴,因为工厂、学校不断发展的斗争,和民生凋敝、民怨沸腾的?#32622;媯?#23450;会叫敌人手忙脚乱,无法对?#19969;?/p>

  13、天色快黑尽了,顾客进进出出的似乎更多。?#21051;?#40644;昏,是买书、?#35789;?#30340;人最多的时刻,书店里挤来挤去的都是晚饭后从学校出来的学生。陈?#38378;置?#30528;在人丛中取书、收钱、找钱,无暇细听?#20999;?#23398;生嘈杂的闲谈。

  14、他手里捏着一支削得尖尖的硬铅笔,台灯光照亮面前一大张白纸,为了?#19995;?#19968;部理想的机器,他已经熬过了好几个深夜。他咬着铅笔,搅着脑汁苦苦思索着,可是,白色的绘图纸上,还?#25381;?#30041;下一点点思维的痕迹。

  15、徐鹏飞不?#20184;?#24819;这些,他把手上的文件丢在一边,克制着自己的思路,他不相信严醉会比自己更高明。和共产党作斗争,?#35789;?#26159;老奸巨猾的严醉,也未必能够稳操胜算。使他烦恼不安的,不仅是严醉的掣肘,更主要的还是如今共产党活动的灵活、机警,使得他一?#38381;?#19981;到有用的线索。

  16、在车站出口处,他们遇到了?#32454;?#30340;检查,虽然江姐拿出了证件,但是军警还是查看了行李卷,这使江姐感到意外,清楚地看出这座县城完全被一种特别?#29616;?#30340;白色恐怖笼罩着。如果不是?#20928;?#27839;途保护,他们很可能刚到目的地就出事了。

  17、如果把特务机关的分布比作一只黑色的蜘蛛网,那么,在这座楼?#24656;?#25381;下的各地特务站、组、台、点,正像密布的蛛?#20811;?#30340;,交织成巨大的恐?#20048;?#32593;,每一根看不见的蛛丝,通向一个秘密的所在。这座阴森的楼房,就是那无数根蛛丝的交点,也是织成毒网的那只巨大的毒蜘蛛的阴?#20826;?#31348;。哪怕是一点最小的风吹草动,触及了蛛丝,牵动了蛛网,便会立刻引起这座巨大巢穴里的蜘蛛们的倾巢出动。

  18、他一进店,就注意到,在一个书架旁边,果?#25381;?#20010;头发长长、脸色苍白的青年,正在聚精会神地读着一本厚书。看来他已经站了很久了,瘦削的脸在灯光下更显得阴郁晦黯。甫志高在暗中怜悯地注视着他。这青年,大概就是陈?#38378;?#25552;到的那个人吧?

  19、一瞬间,他?#36335;?#30475;见了那部巧妙的机器的影子,正像一部小型的脚踏平版印刷机。……是的,就是这样!可是当他把铅笔伸向绘图纸,眼光刚刚移到洁白的纸上?#20445;?#26426;器的幻影却变得模糊乃至空无所有了。

  20、汽车在响,大概就是那批他在几个钟头以前下令捕捉的人到了……徐鹏飞又听了一阵,四处都传来一片嘈?#29992;?#20081;的声音。这些声音,都是他的意志的?#20174;Γ?#19968;切都按照他的意志在进行。他又点燃一支烟,随手从公文里翻出一份文件,这是一份重要的会议记?#36857;?#20844;署长官朱绍良主?#30452;只?#25253;的记?#39050;?#35201;。他把这文件往已经处理过的文件堆里放去,但临时又改变了念头,把文件拿回来带着胜利者的心情,仔细翻阅了一下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dhnqo.club/view-96747-1.html
相关文章

美女欣赏
相关新闻
图片新闻
论坛
快三开奖上海